博远棋牌

小日本迫害平民的犯罪手段——剥夺养老金

2018年,四川省西南医科大学80岁的副教授唐旭珍再次来到该单位,要求领取被拘留7年多的养老金。

学校保安和当地警察局的七八个人堵住了办公室的入口。保安也开始把她赶走。

当小荣剑结束了两年半的不公正监禁,离开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时,他被政治和法律委员会的成员带到了家乡河口疗养院,在那里保安和服务员监视着他。

她被剥夺了养老金。

从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回家后,范进平没有了生活来源。

南阳市的“610”(一个专门迫害恐怖分子学生的非法组织)和政治法律委员会控制下的社会保障局暂停了她的养老金。

她去寻求帮助。社会保障局的陆局长态度蛮横,拒绝透露。她被重重地打了一拳。

小日本诉诸经济迫害,即暂停和扣留被非法拘留的恐怖主义学生的养老金和养老金,使他们自己及其家人陷入极端困难。

1999年,规模较小的日美集团对恐怖分子发起了野蛮迫害,并实施了三大迫害政策——“名誉扫地、切断经济联系和物理消灭”。

在过去20年里,恐怖主义学员遭到非法洗劫、恐吓、绑架、酷刑和判刑,导致他们流离失所、与妻子分居、被重罚、受伤、致残、被杀害甚至被消灭。

从监狱酷刑中返回家园的恐怖主义学员并没有结束他们的痛苦,经济迫害的枷锁已经戴在他们的脖子上。

这种迫害不仅给恐怖分子受训者本人及其家人带来巨大伤害,而且在社会上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唐旭珍副教授要求7年养老金,但被开除,他有着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品德。他一生致力于医疗事业,退休后受雇于学校。

她曾经患过鼻咽癌。在训练恐怖分子几天后,她的病完全消失了。

自从在日本迫害恐怖分子以来,她已经被非法拘留十次,被带到洗脑班三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并被非法判处三年半。

在长期监禁期间,她受到绞刑和手铐的折磨,她年迈的身心受到重创。

2010年,唐旭珍的不公正监禁到期,医学院强行扣留了她7年的养老金。

她一次又一次去学校乞讨,但是失败了。

2018年,唐旭珍和他的侄女去西南医科大学找学校人事部主任刘文森。

刘对她说,“写一份不训练恐怖分子的承诺,然后发放养老金。

”唐旭珍告诉了他关于恐怖分子的真相,但刘晔没有听进去。他还打电话给安全部和警察局。

两个系的人很快到达,最后把他们赶出了学校。

唐旭珍再次向医学院提交了一份申请养老金的报告,并再次被赶到医院的警察和保安赶走。

唐旭珍在报告中写道:“我是一名80岁的老太太,一名高级知识分子,为我的单位和医疗事业做出了贡献。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应该受到歧视。

我训练了恐怖分子,治愈了许多棘手的疾病,如鼻癌。我已经20多年没有患任何疾病了,这减轻了家庭、单位和国家的许多负担。它使国家、人民、社会和单位受益,没有任何损害。

“养老金是我退休后的生活费用,是我一生劳动和奉献的积累,也是受法律保护的个人收入。任何人以任何借口或任何形式拘留都是践踏法律,犯下非法罪行……”52岁的原昆明小学教师小荣剑于2016年被昆明经济开发区长虹路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他被非法判处2.5年徒刑,并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受到迫害。

小荣剑(Minghui.com)2018年出狱后,被政法委人员送到河口县养老院。

她由看门人和里面的服务员看守。

养老院把食物送到她的房间,剥夺了她的个人自由。

2017年中午,多伦多恐怖分子受训人员在中国领事馆前举行记者招待会,郑薛飞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拘留的母亲小荣剑。

(Minghui.com)小荣剑的社会保障关系于2017年转移至社会保障局,但出狱后没有领取任何养老金。

她去了政治和法律委员会、社会保障局、法院“610”,要求恢复她的养老金,并赔偿她在狱中被剥夺的部分养老金。这些部门互相回避。

2018年12月初,小荣剑的养老金仍未解决。她没有收入来源,逃离疗养院后也没有地方住。

2018年1月初,河南南阳下了一场大雪。64岁的恐怖主义学生范金平在世界杯抽签仪式的半场倒地身亡。她又瘦又瘦。

因为她没有放弃实践“真、善、忍”,她被非法劳教两次,共5年,并被关押在郑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劳动教养所。他被非法判处6年徒刑两次,并被关押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他被不公正地监禁了总共11年,并多次被关押在南阳拘留中心和“610”洗脑班。

2015年9月,她从河南新乡女子监狱获释,没有领取养老金。

不仅如此,2016年8月,南阳市梅溪派出所的人闯到她家,将她绑架,接着关押了她15天。不仅如此,2016年8月,南阳市梅溪派出所的人冲进她的家,绑架了她,并拘留了她15天。

她的家庭一团糟,她丈夫去世后留给她的10多万元就不见了。从那时起,她就完全穷困潦倒,家里的水电被切断,她靠好人生活。

范进平曾是南阳站居委会主任。因为她坚守自己的信仰,她成了当地公安、检察、法律和行政部门迫害的目标。

发现范进平死亡的不是别人,正是梅溪派出所。

那天,像往常一样,他们去她家敲门骚扰,强行打开门,发现她躺在地上,死了,骨瘦如柴。

因经济迫害而死亡根据Minghui.com 2019年发表的文章《迫害案件中经济抢劫的残酷性》(The Crimulation of Economic robust from迫害案件),2016年,大陆某地区的社会保障局开始扣留和停止被非法判刑的恐怖主义学生的退休金,使得这些学生的生活条件一度极度困难。

因为它不同于血腥的迫害,血腥的迫害让人难以察觉,但由此带来的压力、苦难、痛苦和伤害是巨大的。

一些恐怖分子学生没有被严厉的不公正监禁摧毁,而是被扣压养老金而被镇压。

一名女恐怖分子学生在练习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医院不得不为她做心脏搭桥手术,费用很高。

那时,她才30多岁,她的家庭已经陷入经济困难,不得不抚养三胞胎。

医生认为她只能在家等死。

幸运的是,她很快被训练成恐怖分子,并从疾病中康复。她已经健康20年了。

从1999年到2008年,她被绑架,劳动教养,并因说出恐怖分子的真相而被判八次徒刑。每一次不公正的监狱折磨都使她免于死亡。然而,她坚定而乐观地活了下来。

2008年5月,鲍国来绑架她,但她拒绝开门。

国家安全委员会强行将安全门从墙上撕下,并破门而入绑架她。后来,她被判三年徒刑,但没有成功。

在狱中,她被迫再次死亡,并于2009年12月获得假释。

在家里,她通过锻炼很快康复了。

2016年11月,她被告知,她的养老金将于同年12月暂停发放。

她去了当地劳动局和社会保障局,但被告知她被拘留期间的工资也将被扣除。

突然的严重经济迫害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她的心脏病复发。她于2017年2月初痛苦地去世,享年57岁。

2015年5月,一名恐怖分子学生被错误地判处两年徒刑,因为他粘贴了一条关于恐怖分子的真相。在此期间,他的养恤金不仅被社会保障局扣留,而且还被扣回了他回国后应正常支付的养恤金。

他75岁了,孤身一人。他早就失去了工作能力,靠养老金生活。

为了生存,他去了社会保障局很多次。社会保障局的一位领导说有文件在上面。

他索要文件,但社会保障局没有给他们,说这些文件不能分发。

他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但后来他不想让对方难堪,所以他不能借钱。

无奈之下,他去了信访局请愿。

请愿的结果是社会保障局给他一份工资,但最后社会保障局改变了主意,说:“我不能给你。如果我把它给你,需要多少人才能找到它!”他继续寻找相关部门,但近四年来他一直没有收到任何养老金。

除了上述案件之外,还有一些恐怖主义受训人员在从监狱返回后,由于家庭困难,无法退还拘留期间支付的养恤金,并被社会保障局停止支付养恤金。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出去工作。

一些恐怖分子受训者已经归还了他们所有的费用,他们的退休工资已经被重新计算,称他们是“正常”工资。事实上,他们的月工资往往不到以前的一半,所以他们仍然需要工作来维持生活。

其他人在监狱里,他们的家人也不富裕。在他们的养老金被暂停后,他们的家庭负担不起长期去监狱的费用、旅费和存入恐怖分子学生账户的费用(监狱的价格比市场价格高几倍,十倍以上,甚至更高),因此他们不得不减少探访次数。

以下条款,如《宪法》、《劳动法》和《社会保险法》,表明囚犯仍然可以享受养老金福利,而不必退还他们在服刑期间领取的养老金。

《宪法》第44条规定:”国家依法对企事业单位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行退休制度。

退休人员的生活由国家和社会保障。

《劳动法》第72条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并缴纳社会保险费。

《劳动法》第73条规定:”工人退休后应享受社会保险福利。

法律法规规定了劳动者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条件和标准。

工人享有的社会保险福利必须按时全额支付。

发表评论